登录
注册

丝袜脚羞辱教

•   作者:管理员   • 收藏 4

老板,才买了家楼下的住房,是我的邻居。她就是我所梦寐的的女人,总是浓装艳抹,尖利


  的手指甲和脚趾甲上涂着香艳的指甲油,爱穿高高的细跟高跟鞋,还有必不可少的丝袜。肉


  色、黑色、白色,都是薄得几乎透明。每次她从我身边走过,留下的高级香水味和富有风情


  的背影,总让我难以入眠。她高傲的表情、冷艳的面孔,总是那么高高在上,让我自惭形晦。


  我总想认识她,可我不敢和她打招呼。我只有梦想有一天能跪在她面前,舔一舔她的高跟鞋,


  闻一闻她的丝袜,吮吸她的脚趾。每次见到她我都会死死盯住她那的穿着高跟鞋美丽的脚,


  目送她远去,惆怅的品味空中留下的香水味。记得那是五年前的一天中午,我发现刘小姐家


  的阳台上的窗户没关。我偷偷的溜进她家,刘小姐正在午睡,皮包就放在客厅茶几上,我轻


  轻的从皮包中取出钥匙,我不敢久留,印了齿膜就溜了出来。按照齿膜我配了一套她家的钥匙。


  心想这样随时都可以偷双她刚穿过丝袜来打非ji了。我心咚咚的跳个不停,兴奋得小地都


  抬起头来。一天,大家都上班的时间,我偷偷溜进了刘小姐的家。走到鞋柜旁,打开鞋柜,


  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很多高跟鞋。我拿起一双黑色的细高跟皮鞋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浓浓的


  羊皮味道和刘小姐白白净净玉足的香味扑面而来。再拿起另外一双银白色的高跟凉鞋,那五


  个白白嫩嫩的脚趾压出来的痕迹使得高跟凉鞋的鞋底那银白色的颜色已经有点变色。我陶醉


  的伸出舌头去舔舐鞋底刘小姐脚掌、脚趾接触过的地方,有一点咸咸的味道。再伸手去拿一


  双红颜色的高跟皮鞋时,忽然从里面掉出一样东西,转眼一看原来是一双黑色的丝袜。如此


  接近梦中所期待的东西,令我的心一阵狂跳起来,拿起来深深的一闻,好像是刘小姐昨天才


  用过的,最前面脚趾那部分有一股骚味。找出一个可以密封的口袋,把这双刘小姐用过的丝


  袜好好收藏起来。我走到洗衣机旁边打开盖子,有好大一堆衣服,仔细寻找一下,找到一双


  刘小姐刚穿过的丝袜。我急忙拿了出来,贴在了嘴边。然後再到里面去寻找内裤。果然找到


  了一条黑颜色的丝质内裤。急急忙忙找到贴在刘小姐小xue那一部分,除了有一些透明的液体


  还有一条卷曲的yin mao。我忍不住把yin mao含在嘴里,掏出已肿胀的小地,把刘小姐的内裤上


  的透明的液体轻轻涂到gui tou 一部。拿起刘小姐的高跟鞋,走到她睡的床上,把勃起的yin jing塞


  进高跟鞋内,被子垫在下面,高跟鞋被塞得满满的,gui tou 抵到了高跟鞋尖尖的顶部,有种压


  迫的快感。幻想着我正在和刘小姐==。我的舌头不停地从鞋跟直到鞋面,舔闻另一只高跟鞋,


  yin jing不停地在高跟鞋内抽动。gui tou 流出了大量的液体,鞋内尖部部满了液体,gui tou 不断把鞋


  内的空气挤出,发出吧叽吧叽声响,套弄了一会儿,液体慢慢变的稠密,变成了白色的泡沫,


  我把ji ba用力的向高跟鞋尖顶。gui tou 把鞋尖塞满了,不再流下一点空隙,我用最快的速度拔


  出,空中发出“啪”的声音,犹如香宾被打开,我一次比一次用力,声音也一次比一次响,


  一阵触电般的感觉从下面转来,我she jing了。我幻想刘小姐能穿上这沾满jing ye的高跟鞋,就好

  向自己的生殖器被她踩在鞋夏。一个人躺在床上,不断用高跟鞋的皮面和镶有银色金属的细高


  跟,摩擦我的已软下去的ji ba,在不断的摩擦下,我的ji ba又一次的勃起,我用一只高跟鞋


  固定住ji ba的移动,用另一只高跟鞋的金属细跟粘着流出的液体,摩擦着肿涨的gui tou 。高跟


  给我的刺激如此的强烈,不一会,我又一次she jing了。抬起头看了一下表,时间已不早了,就


  急急忙忙收拾好这些东西出了她家的门。之後的每一天我都盼望着看到刘小姐,看着她穿yin


  荡的连裤袜的脚。想向一边舔她穿着丝袜的脚,闻着那令我心醉的骚味,舔食她那白白的脚


  趾。那天中午天很热,我拿出自己配制的钥匙打开她家的门,又去偷刘小姐穿过的丝袜,舔


  吻她穿过的高跟鞋。我熟练地打开门,走到鞋柜旁,打开鞋柜,看到满鞋柜的高跟鞋,我的


  yin jing又勃了起来,我把昨天看到刘小姐穿过的高跟鞋,拿了出来,把一只高跟鞋塞进我的内


  裤,把早已勃起的yin jing塞进高跟鞋内,内裤的松紧带把高跟鞋固定在了胯下。把另一只高跟


  鞋捂到了鼻子下,连连的大口的深呼吸了几下,让刘小姐留在高跟鞋的脚香味,充满了我的


  肺部,走到洗衣机旁边拿出放在里面的衣服,仔细地搜索着,希望能有所发现。果然一双黑


  色的丝袜混在那堆衣服里面,其中还有内裤和胸罩,我飞快的脱下了我的衣裤。正当我兴奋


  不已之时,门外突然传来刘小姐轿车的声音。只觉得头皮发麻四肢无力,好在还很有理智,


  赶快把东西放回原处,跑到刘小姐的衣柜里藏起来了。室外的门已经打开,刘小姐穿着足有


  10厘米高的细高跟鞋走路的声音很有节奏的传来过来。我赶快用手指甲刮去衣柜门玻璃背後


  的反光涂料,透过镜片刚好可以看到屋里面的一切。刘小姐今天穿着黑色的皮裙,涂着黑色


  的眼影,黑色的嘴唇,尖利的手指甲上也涂着黑色,使得她看起来冷艳无比,刘小姐走到鞋


  柜旁,脱下高跟鞋换上高跟拖鞋,但是并没有脱去丝袜。她走到卧室里面,放下皮包拿起电


  话。我大胆把柜门打开走了出来,急不可待地抓起她刚刚脱下的高跟鞋,捂在鼻子上深深地


  吸了一口气,一股刘小姐的脚独有的熟息的味道让我的yin jing变得好硬。这是我从来没有见过


  的∶高高的、细细的金色鞋跟、黑色的细带,还有刘小姐的脚刚刚出的香汗。站起身来快速


  掏出小地,将分泌出来的液体一点一滴抹到高跟鞋的细高跟上。在性欲的冲动下,我把勃


  起的ji ba全部塞进了还带有刘小姐脚上温度的高跟鞋内,我的yin jing被刘小姐留在高跟鞋内的


  脚上的余温包围着,刘小姐的美妙的声音不断从卧室传来,yin jing在狭小的高跟鞋内受到挤压


  而弯曲,我有了要she jing的冲动。就在这时电话声忽然停止,刘小姐走了进来,她吃惊的望着


  一丝不挂的我,和挂在我胯间的高跟鞋。突然她象明白了什么。你怎麽在这里?”我真不知


  道该说什麽,ji ba一下软了下来,胯间的高跟鞋也掉到了地上。“你为什麽不回答我?”她眼


  睛里放出冷冷的光。在她的目光下,我有点无地自容。我不敢撒谎,只有把我喜欢她的丝袜


  和高跟鞋的事实原原本本告诉了她。“原来你在和我的高跟鞋==啊,是吗!”;她突然扬起她的


  如玉般的手重重的赏了我一耳光,我头脑一片空白,腿一软竟跪倒在了地上,头也不敢抬。


  看到我胆小、怯懦的表现,她轻蔑的笑了笑,她一把揪住了我的头发,尖利的指甲戳进了我


  的肉里,粗暴的把我的头按在了地下。“如果你不想别人知道今天发生的事,那就听话,用嘴


  把刚才掉下的高跟鞋叼起来。”她揪住了我的头发,把我拖到了高跟鞋的旁边。我的意志已经


  崩溃,她的话我已无法抗拒,我向狗一样爬着用嘴把高跟鞋叼了起来。“这才听话”她微笑着


  说“把鞋叼放到沙发边”。“把鞋给我穿上,好吗” 她还是微笑着说。我不知道她要对我做什


  么,只有按照她说的,跪在地上把高跟鞋给她穿上。一穿上,她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美丽的


  脚就踩到了我的的大腿根上,高跟鞋细细的跟陷进了我的大腿根的肉里,大概我血液天生有


  奴性,跪在漂亮女人的面前一丝不挂,竟令我感觉很愉快。“舒服吗,好看吗?”我只是点头,


  大腿跟部的疼痛伴随着受虐的快感,已令我兴奋不已,ji ba在她的高跟鞋下渐渐胀了起来,


  红胀的gui tou 沿着鞋的边缘钻了出来。感受到我身体的变化,刘小姐抬起了她的脚,我的ji ba


  解除了约束,一下高高的弹跳了起来。“ji ba翘的很高吗!”刘小姐抬起一只脚,用高跟鞋的


  尖尖、细细的高跟,沿着我的ji ba根部,戳到了红得发亮的gui tou ,从来未有的、突然的刺激


  让我的gui tou 流出了透明的液体。然后她又用穿高跟鞋的脚拨弄起我的yin jing来,高跟鞋的触感


  非常快美,我的yin jing更加硬了起来。“从现在我就是你的女王,你是我的奴隶,用嘴脱掉我的


  鞋,舔我的脚趾”:她突然厉声说,其实我的心里早就把她视为无比高贵的女王了。我用充满


  欲望颤抖的嘴唇脱去她的一只高跟鞋和一只丝袜,捧着她的涂有丹寇脚放到嘴边轻轻地舔了


  起来,大概穿了一天的高跟鞋,她的脚有一股酸酸的味道,她在我的舔食下,她微微的闭上


  了眼睛,发出满意、陶醉的喘息声,“原来女王喜欢男的舔她的脚”我一边想一边更卖力的吮


  她的每个脚趾。她的脚又细又嫩,我真想把她的整只脚塞进嘴里,正想着刘小姐突然揪住了


  我的头发,她的小巧的玉脚也狠狠的,向我的嘴里伸了进去,我的嘴一下被塞的满满的,呼


  吸一下困难了起来,眼前有些发黑,“我难道就这样死在刘小姐的脚下”我想,硬起来ji ba的


  也软了下来。刘小姐突然把脚从我的嘴中抽了出来,刚才的窒息令我爬在地上大口的喘咳起


  来,眼中也呛出了泪水。看到我的狼狈相,刘小姐咯咯的笑了起来。“好玩吗”她用脚抬起了


  我的下巴,把我的头抬了起来。“继续舔我的脚”她命令到。同时她的另一只山羊皮的高跟鞋


  面,开始剥皮似的摩擦我的gui tou ,我体内流动的受虐血液开始骚动,ji ba又高高的翘了起来,


  gui tou 受刺激流出粘液,好像yin jing都快被折断似的,感到目眩式的快感。蠢猪,我的脚好吃吗,


  香吗?”刘小姐睁开美目微笑着、得意的问。看到刘小姐的笑脸,我献媚的笑着,更卖力的


  迎合着刘小姐脚上的每个动作,让yin jing和gui tou 与高跟鞋更加充分的接触。高跟鞋与gui tou 的摩


  擦的快感,越来越强烈,我忍受不了,xia ti一阵冲动,我把火热的jing yeshe了出来。“你这个肮


  脏的猪,没我的命令就敢she jing”刘小姐扬起了她的玉手重重的打了我几耳光,抬脚把我踢倒


  在地上,刘小姐穿着高跟鞋的脚也踩到了我的头上,尖尖的细高跟戳进了我的脸颊。在她的


  高跟鞋的重踩下,我忍不住发出了疼痛的呻呤声,从施虐中得到快感的刘小姐笑的更加愉快


  了。受虐的快感令我竟不住浑身颤动起来。被高跟鞋磨的红肿的ji ba也又翘了起来。注意到


  我的ji ba的变化,刘小姐把脚从我的头上移开,“你真是受虐狂”她满意的说。她不断的用高


  跟鞋的鞋底,和高跟,踩、搓我的ji ba,不一会我的ji ba的颜色就由红色变为了紫色。“让我


  们玩点更好玩的”她脱下了她的黑色的长筒丝袜,用一只的前端牢牢的拴住了我的ji ba的根


  部,另一端拿在了她的手里。刘小姐使劲拉了拉丝袜,一阵疼痛从xia ti传来,我忍不住大声


  的呻呤起来,“不许叫”刘小姐厉声训斥道,她脱下了脚上的高跟鞋,把细细的高跟对着我的


  嘴塞了进去,尖尖的跟一直塞到了我的喉咙。她让我四脚朝地的趴好,她拿起了地上另一只


  高跟鞋,把高高的跟从我的gang men里塞了进去,冰冷的金属跟与直肠的接触,令我有种被抢检


  的快感。随后刘小姐又换上了一双金色的露趾细高跟凉鞋,她涂着红指甲油的玉趾就象五颗


  红宝石。“现在让我当马骑”。她拉了拉拴在我一直翘着的ji ba上的丝袜,我刚四脚朝地的趴


  好,妖艳的刘小姐就一下坐了下来,突然的重量令我没有支撑住,“你这个蠢货,还不给我起


  来”刘小姐勃然大怒,用穿着高跟鞋的脚使劲的踢踩我的屁股。由于嘴里塞着高跟鞋,我只


  有赶快爬起来,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跪着向刘小姐磕头求饶。我从新趴好,让刘小姐在我


  身上坐好。刘小姐坐在我身上,一只玉手揪着我的头发,控制着我爬行的方向。“快向狗一样


  的向前爬”在刘小姐的训叱下,我开始慢慢的驮着她爬了起来。当我驮着刘小姐爬到沙发附


  近时,刘小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刘小姐拉了拉在我的ji ba上的丝袜,让我停了下来。她


  坐在我的背上,接起了电话,原来是刘小姐的朋友王小姐从另外的城市来玩,让她去接去。


  “你怎么办呢?”刘小姐想了一下,站起了身,走进了卧室。“爬进来”刘小姐命令道。我乖


  乖的爬进卧室,刘小姐手中拿着一条狗项圈和一副手拷,已经站在了床边。“想不想当我的听


  话的狗?”刘小姐柔声问,我赶快点点头。“那摇摇尾巴给我看”刘小姐说。我向狗一样扭起


  了屁股,塞在gang men上的高跟鞋也跟着抖动起来。我的动作可能很滑稽,引得刘小姐咯咯的笑


  个不停。笑了一阵,刘小姐给我带上了狗项圈、手拷,把我的手连同项圈拷在了床脚。我只


  有向狗一样前低,后高的趴在地上。“乖乖的在家,我一会就回来”刘小姐拍拍我的头,我又


  向狗一样摇起了尾巴,这再一次引起了刘小姐的银铃般的笑声。刘小姐一边笑一边向外走,


  高跟鞋走路的声音很有节奏的远去。 从来没有想到受到漂亮女人yin虐是如此的令人兴奋,这


  种快感是如此的令人着迷、令人上瘾,我趴在地上正在想着刚才和刘小姐的快乐时光。口突


  然有点渴,随着时间的过去,口越来越渴,不知刘小姐什么时候回来,心中觉得烦躁起来,


  这时听到开门声,并有女人的说话声。听到搬运人员放行李的声音,后就是搬运人员走后关


  门声。“天真热,我的脚底都冒汗了,我来看看你的狗“一个陌生的声音传来,高跟鞋走路的


  声音,来到了卧室,我的头边出现了两双穿高跟鞋的脚,一双血红色包脚的,浅口高跟鞋的


  是刘小姐,另一双是水晶透明的露趾细高跟凉鞋,脚趾涂着黑指甲油中趾上还戴着一枚白金


  趾戒,大概就是刘小姐的朋友王小姐“这只狗,好玩吗?,应该符合你的要求了吧!”刘小姐


  说。“真乖,可你也不能,不让它活动吧”王小姐娇嗔道。“来我带你到外边溜溜”王小姐解


  开了我的手拷,拉着狗项圈,把我拉到了客厅,她让我跪在沙发边。王小姐也是个时髦漂亮


  女郎。“我想喝水”我低声说。“我到忘了给我的爱犬喂水了”刘小姐笑着对王小姐说。“给你


  水,你帮我喂喂”王小姐示意我躺下,并让我张开嘴,我张大了嘴,王小姐穿着细高跟凉鞋


  的脚,就塞到了我的嘴里,一股淡淡的令我心醉的脚骚味,窜进了我的鼻孔,我的头有点晕。


  “让你尝尝我脚上的香汗的味道”水顺着王小姐的鞋底流到了我的嘴里,有点咸。刘小姐一


  边笑一边在一旁用摄象机拍摄着。“来表演一个给你的新主人看看”,刘小姐抬起了一只玉足,


  向我示意,我明白这是要我脱鞋,我赶快爬到刘小姐的玉足下,用嘴唇轻轻的咬住了红色高


  跟鞋的有十厘米的金属跟,向外一拉,鞋帮离开了刘小姐的玉足,在向上我成功的把刘小姐


  的红色高跟鞋叼在了嘴上,我叼着高跟鞋呜呜的叫了两声,希望的到表扬。“贱狗干的漂亮,


  不如让它和你的高跟鞋==,表演一下给我们看”王小姐说。“对呀!正好可以消遣一下”刘小


  姐高兴的说。我的yin jing早已翘了起来,流出了大量的液体,gui tou 撞击着高跟鞋发出“吧吧”


  的响声。 


全部评论(0)
  • 暂没评论 ~